恩平市健康网

得荣县买卖房子

宋文骢院士二三事

少年强则国强

1946年9月,宋文骢考进昆明天南中学读高中。高中的他勤学而又调皮,但却能像大人一样勇于担当。一次,学校柴禾烧光了,眼看整个学校就要断火断炊,老师和同学们都很着急。尤其是老校长,四处求人买柴也没有结果。当时要买柴,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还要用小火车拉回来。这个差事即使对大人来说,也是个苦差,不但需要风餐露宿,而且还需有人来组织负责。宋文骢听闻这一消息,便和几个同学聚在一起商量对策,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宋文骢领头找到校领导,自告奋勇要去远地买运柴禾。校长正愁无人指派,见几个充满稚气的学生主动请缨,而且还有这么大的决心,他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破例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几天过去了,宋文骢他们还没有回来。

“宋文骢他们回来了么?”

“还没见人影啊!”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十几岁的娃娃出去能让人放心么?”

“柴禾的事虽然要紧,但就怕娃娃们路上有个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向他们家长交代啊!”

……

正当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们议论纷纷,焦急等待时,传来了宋文骢他们回来的消息,他们不但买到柴禾,而且还联系了几节运柴禾的小火车皮。经过几天几夜的运输,硬是把几车皮柴禾拉回了学校。

“小宋,你们小小年纪,真是不简单——你们是给学校解了危,给全校师生解了困呐!”一见到宋文骢,校长就紧紧握着宋文骢的手,看着5个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学生,激动万分感慨不已,全体师生站在校门口,为他们的“胜利归来”鼓掌欢迎!在接下来的一次全校师生大会上,校长特地对他们提出了公开表扬,全场再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台下的宋文骢此刻心潮澎湃,解决了学校师生们的燃眉之急,这响彻全场的掌声让宋文骢感受到了自己努力付出与无私奉献的价值和意义!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宋文骢已心怀救国之志,勇于担当,甘于奉献的他为他以后强国强军的人生之路奠定了坚实的精神品质基础……

创建了中国飞机设计“战术技术、气动布局”专业

气动布局的选择、总体方案的设计决定着一架飞机的研制成败。宋文骢从1958年参加东风113号飞机设计伊始,就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认真收集国内外飞机动态,同时结合我国国情进行分析比较,深感苏联飞机研究体制不适合中国国情,一心希望研制出中国自己的飞机。经过20世纪60年代初的多方努力,宋文骢终于成功创建了中国飞机设计“战术技术、气动布局”专业,他担任组长,并成为这一专业领域的主要创始人,为该专业的建设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宋文骢和专业组的同志们通过一系列的分析研究和现场调研,在专业技术建设上开发了一整套战术技术论证、气动布局和性能分析方法,为开展自行设计提供了依据,培养了人才,奠定了基础。

自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后,中国再也不能从苏联引进飞机了。自行设计中国自己的歼击机的形势日愈紧迫!宋文骢带领战术、布局专业组于1962年到1964年间,在大量综合参数研究基础上,进行了20多种不同平面形状和参数组合的新机方案设计研究,最后集中到两种正常式布局方案——单发动机和双发动机。结合当时我国的实际情况,宋文骢强烈主张采用双发方案。

1964年的决策会议一锤定音,决定采用宋文骢力主的双发方案。实际上这是决定我国第一架自行设计的超声速歼击机——歼8飞机能否研制成功的关键一着。歼8飞机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航空工业实现了从仿制到自行设计的重大跨越。

这个老头有点“倔”

首飞不易,定型更难。飞机在首飞成功后,仍需要不断地进行试飞测试,并不断改进,以确保飞机的性能和质量在实战中万无一失。

1998年3月23日,歼10成功地完成了首飞任务,但从首飞到设计定型,必然经历着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

都说但凡有成就者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怪脾气或怪习惯。宋文骢或许也不例外,说到他时,许多同事会笑笑道:“宋总什么都好,就是有时侯有点‘倔’……”,不过,歼10最后能够通过设计定型还多亏了宋文骢的“倔”。

那是在歼10的一次试飞测试中,在飞机完成第一次超声速飞行后,承担试飞任务的同志们都为成功感到高兴时,却发现宋总眉头紧锁,反而高兴不起来。其实在宋文骢的心里对于飞行数据是存有疑虑的。

饭后,飞机又飞一个起落下来,宋文骢再看飞行数据,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回到所里,他立马召开了专题会议。会上,他叫总体室的同志找出当年做方案时飞机模型在风洞吹风的数据,和现在飞机试飞的数据进行反复对比。最后,大家终于发现了两组数据存在的差异。

“两组数据虽有一定差异,但重要的是并不存在安全隐患问题。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也只好这样了。”有人说道。

“不行。”宋文骢决绝地说,“我们给空军造的这架新机,一定不能让它留下任何遗憾。”

“那,宋总,您的意思是……”又有人问。

“必须趁现在飞机还没定型,抓紧修正改进。不然像现在这样飞下去,飞机是很难达到我们设计指标的。”

可,现在飞机已经成型,要再做改进,谈何容易!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啊!其他与会者望着宋文骢,没有说话。

当断则断!“这个问题,各专业反反复复做了分析试验。总要求是……”宋文骢沉思着谈出他的改进想法和具体方案。

什么,飞机要做这么大的改动呀!与会的同志一听,都有些懵了——这项决定太重大了,要动的可不是一般的小手术。生产计划、现有问题等等都需要协调解决,哪里还有时间来进行如此重大的设计和修改呀!

“不管有再大的困难,再多的客观原因,也不能凑合,也必须立即着手进行改进!”宋文骢没有丝毫让步的余地。

一时间,各种闲言、牢骚、抱怨,甚至怒气明里暗里都冲着宋文骢而来。

“这个老头,真是太固执了,那是水泼不透针插不进呐!”

可宋文骢像吃了秤砣,他不为任何原因所动,硬是铁了心,是非改不可!作为总设计师,他比其他人想得更深更远。长痛不如短痛,发现问题,如果及时不改进,把损失降到最低最小的程度,将极有可能在以后造成覆水难收的后果。

“宋头顽固是顽固,但他说得有道理,你不服还不行,不改也不行哪——好,那就抓紧时间改吧。”成飞公司的领导经过反复研究,也痛下决心对飞机进行修改。

国防科工委、航空总公司支持了宋文骢的飞机改进方案。

此后,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宋文骢委托杨伟副总设计师与有关部门特别是飞机生产厂进行了十几轮的研究和协调,最终与所有的研制单位统一了认识,生产单位也拟订了新的生产方案,并创造了18个月生产6架改形飞机的奇迹。

“这个飞机好极了,比我们现在所有的飞机,都高一个档次”,试飞基地的李勇副司令员在亲自驾驶过歼10飞机后如是评价。或许他没有想到现在歼10的“称心应手”是被精益求精的宋文骢“倔”出来的……

撒手锏与中国人的志气

“你们的技术不行,你们的方案不行,你们的人员不行。这样的起落架你们是搞不出来的!”

因为价钱谈不拢,双方的心理价位差距太大,谈判不得不就此告一段落。

“你们肯定干不了的,等你们干不了的时候,随时可以再来找我们。但那时的价钱我们只能再协商了。”外国专家留给宋文骢的只是一个离开的背影,但也激起了他从小就不服输不信邪的傲气。

“不等,不要,不靠!让歼10身上流淌着中国自己的血液!”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此时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国门的打开也让人们清醒地意识到中国在歼击机方面与世界强国的巨大差距,而现代战争,对于制空权掌握的重要性越发凸显,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空军,就谈不上是一个强国,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真言,看着与强国先机战机的技术差距,宋文骢有一种时时在心的忧患。从被任命为歼10总设计师的那一天起,宋文骢明显地感到肩上沉甸甸的分量。“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在歼10飞机研制的7000多个日日夜夜里,宋文骢一直在尽着“为国为民”的“大孝”,而一己之私情只能暂搁!在研制歼10的历程中有多少苦涩和心酸,多少曲折和艰难或许只有他最清楚……

春秋无度付心香,

神龙起舞意飞扬。

宝剑出鞘酬壮士,

青丝鬓白又何妨!

1984年,歼10开始方案论证,1986年,已经年届56岁的宋文骢被正式任命为歼10飞机总设计师。再苦再累,再艰再难,宋文骢依然坚毅的挺了过来。时间的脚步历史性的踏在了1998年3月23日,歼10 在这一天终于成功实现了首飞,宋文骢的生日原本是3月26日,但从这一天起,他把自己的生日改成了3月23日——他要永远纪念这个非同寻常的日子。

2003年3月10日,歼10飞机正式交付空军,在新机交接仪式上,在热烈的掌声中,宋文骢走上了主席台,他捋捋满头白发,凑近麦克风,沉缓而深情讲道:“同志们,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呀。我算了算,我们的新机到今年已经18岁了。今天,终于可以参军了!……”

是啊,“孩子”长大了,终于参军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先机战斗机——歼10的亮剑出鞘也让洋专家的“断言”最终成了中国人踩在脚下的“笑话”,中国向世界证明,中国人同样可以造出属于自己的先进战机!它的名字叫“猛龙”!

中航工业成都所供稿

得荣县买卖房子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